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首 页 新闻资讯 民间文艺 非遗抢救 文化之乡 交流中心    
  • 1
  • 2
口头文学  

庸人自扰的杞人忧天传说

时间:09年12月29日 来源:河南文化产业网 作者:

  河南民间文艺网讯:杞国,是中华大地上一个古老的方国,其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夏朝初年。因多杞柳,西周称杞国,秦置雍丘县,五代改杞县。县因古国名,国因柳名。西周末杞为宋灭,杞武公十一年(公元前740年)杞国从雍丘(今河南杞县)迁都至齐、鲁之间的淳于一带,重建杞国,于公元前445年被楚国灭亡。杞国虽小,但它对华夏文化的形成和传播却有很大的贡献。

  杞文化源远流长,它的源头可追溯到5000年前太昊(伏羲氏)和神农氏(炎帝)时候,那时中国的部落联盟可分为东西两大集团,一是以东夷族著名领袖太昊为首的东夷部落联盟;二是以神农氏为首领的姜姓羌戎族部落联盟。后来太昊集团带着大汶口文化,西进建都于陈(今河南淮阳);神农氏则带着河南仰韶文化东进,并占领了太昊故地的陈,尔后又继续向东北(山东)推进,约在公元前3000年,神农氏与东夷族的补遂氏发生大战(史称中国第一战),补遂氏战败,神农氏部落联盟进驻曲阜一带,并控制附近的部落。通过这两大集团的西上东进,加速了两大部族的接触、融合。公元前26世纪,黄帝与炎帝为争夺中原在坂泉发生大战,炎帝为黄帝所败,黄帝初步建立了对中原各部落的领导地位。此时,山东的汶泗流域和鲁西南地区出现了初步融合的东夷文化,仰韶文化的风姓已繁衍分化为以少昊及蚩尤为首的两大部落联盟,蚩尤控制了鲁、冀、豫边沿地区后向西争夺中原,因此,蚩尤与黄帝在涿鹿之野发生了大战,蚩尤战败而死。后来少昊与炎帝结盟,归黄帝指挥,黄帝便在泰山举行由各族参加的联盟大会,他的领导地位进一步得到确立,加速了各族的融合,为华夏文化的形成奠定了基矗公元前25世纪,少昊的后裔颛顼,在东西部多族文化相融合、众部落联盟统一的情况下,西进到冀、鲁、豫地区被推为共主,号高阳帝,建都帝丘(今濮阳市东南),由太昊到颛顼,至尧、舜,东夷族的大汶口文化与羌族的仰韶文化互相接触、融合,初步形成了华夏文化。综上所述可知,没有当时水平较高的东夷文化,没有东西文化的接触、摩擦、交流、融合,就没有华夏文化的形成,也就没有后来的杞文化。

  公元前21世纪至公元前20世纪的唐尧时期,中国发生了一次特大洪水,原来活动于菏泽、濮阳一带的唐尧、虞舜,率领部众往西经太行山逃往山西南部,另一部分则逃往沂蒙山区,因此,在那里出现了原居于夏族的姒姓国和颛顼后裔的妘姓国。至夏太康失国,少康在复国的过程中,在沂蒙山区又出现了一个来自夏族的姒姓国群,如斟寻、斟灌、娄等国,杞国的先代就是这些姒姓国群的一部分。这些深入到夷人腹地的姒姓国群,乘着夏初的政治风潮,挟带着深厚的华夏文化(即河南龙山文化)从西边走来,入乡随俗吸纳当地带有浓重东夷文化风貌的山东龙山文化,逐渐酝酿形成为有特色的杞文化。可见杞文化是对东夷文化的继承,是华夏东西文化融合的产物。

  杞县城,古称“雍丘城”,是杞国的都城。杞在这里立国1000余年,它在这里留下许多文化足迹。在杞县境内有众多的夏、商、周文化沉积。《商代杞国文物考》说:“杞县属各代黄河泛滥区,但近年来考古工作者仍在杞县段岗、牛角岗、西伯牛岗、竹林、白畅岗、鹿台岗等地发现有不少的二里头文化和商文化遗址。特别是朱岗遗址西距雍丘城约2公里,是一处二里头文化和商代文化遗存,说明这里是夏人和商人活动的地区,应当就是或至少部分应是杞人在这里留下的物质文化遗存。”

  杞人忧天传说

  从前在杞国,有一个胆子很小,而且有点神经质的人,他常会想到一些奇怪的问题,而 让人觉得莫名其妙。

  有一天,他吃过晚饭以后,拿了一把大蒲扇,坐在门前程量,并且自言自语的说: “假如有一天,天塌了下来,那该怎么办呢?我们岂不是无路可逃,而将活活地被压 死,这不就太冤枉了吗?”

  从此以后,他几乎每天为这个问题发愁、烦恼,朋友见他终日精神恍惚,脸色憔悴,都 很替他担心,但是,当大家知道原因后,都跑来劝他说: “老兄啊!你何必为这件事自寻烦恼呢?天空怎么会塌下来呢?在说即使真的塌下来, 那也不是你一个人忧虑发愁就可以解决的啊,想开点吧!”

  可是,无论人家怎么说,他都不相信,仍然时常为这个不必要的问题担忧。

  后来的人就根据上面这个故事,引伸成“杞人忧天”这句成语,它的主要意义在唤醒人 们不要为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而忧愁。它与“庸人自扰”的意义大致相同。

 
Copyright © 2017 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 hnmjwy.com 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ICP备13015955号
交流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豫ICP备13015955号 技术支持:郑州天诺网络